农民网上直销店,生产消费两见面 欢迎,客人 登录店铺 | 注册新店铺 帮助
  亚夫优品优质砂梨畅销大上海   关于“亚夫优品”农产品电商平台的公告   南京河西片区参观团来句   句容优质农产品进社区活动视频   怀念老方(全国劳动模范-方继生)   农民特产信息网首页推广方案   招募《野山小村》有机食品会员  >>更多

都市白领的“屎黄金”

来源:致富经 发布时间:2013/8/23 7321 【字体:  

      这是一家养殖场的鸡粪池,画面中的这个人叫陈欣,今天他来给养殖户抽鸡粪。

  记者:慢点,别掉下去。

  粪池边臭气熏天,除了几个工人,其他人早就躲起来了。以前浠水县也从来没有人干这个。可就因为一个财富发现,大学毕业的陈欣居然放弃了北京的工作,来这掏起了鸡粪,而且乐此不疲,一干就是四年。

  王立民:从白领到掏鸡粪的,十万八千里。主要是这个太臭了,没有人愿意干。

  王卫东:怎么年纪轻轻,长得漂漂亮亮,也有钱,去搞这个烂东西?去搞干净的不好?

  欧秀瑛:又是一个大学生,干这行的肯定有点可惜。

  不仅村民们不理解,陈欣的朋友也经常开他的玩笑。

  王文静:鸡粪的巨头。

  柴茂:就说他臭呗,“屎王”什么的。

  母亲汤绍元:很多人都劝我说,怎么叫你儿子干这个事啊?哪里是我叫他干啊!天呐!是他自己想这条路做。

  陈欣:可能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东西很臭很恶心,但是在我眼里这个东西很有价值,在我眼里面它就是屎黄金,不仅能给我带来财富,而且还能给我带来很大的成就感。

  因为免费给养殖户处理鸡粪,陈欣在他们中间十分抢手,开着他改装的第三代抽粪车,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  村民:我的鸡粪都快满了,给点钱给我拉一下,好多年。

  陈欣:我要先拉我合同里面的,拉完了再给他拉。

  记者:叫了几次了?

  村民:有三四次了。不是十分感谢,是万分感谢。

  鸡粪到了陈欣手里迅速增值,一吨鸡粪最高卖到2800元。巨大的商机还吸引了两名博士入股,他们竟然把鸡粪分成浓香型、酱香型,甚至更多的香型。采访的时侯,陈欣想让记者跟他分享一下。

  陈欣:给你闻一下,真的不臭。

  记者:算了,我觉得还是有点味,真的。你们平时自己就这么闻啊?

  陈欣:这个没有关系的,我们习惯性地就喜欢这样拿手抓一下,然后闻一下。

  记者:什么味啊?

  陈欣:现在就是像粮食发酵的这种酒香味。

  记者:酒香味啊你闻的?

  陈欣:是啊。

  鸡粪真的不臭了吗?陈欣告诉记者,他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掌握了鸡粪的秘密,2012年销售额达到600万元。臭烘烘的鸡粪里到底有多大商机?陈欣这个都市白领又是如何靠鸡粪赚钱的呢?

  2006年,陈欣毕业于湖北经济干部管理学院,在北京打拼两年就升职为一家汽车公司的部门主管,月薪过万。可陈欣总是惦记着父母。2008年,正值老家浠水县鼓励人们养鸡,他干脆辞职回家,养了6000只鸡。可自打养鸡开始,就总有人上门找他赔钱。

  陈欣:那时候经常有人拿着几条死鱼过来,扔在家门口,你看看,我们家的鱼搞死了,这怎么办呢?经常有人这么扯皮,扯得很烦。赔得最多的赔了两千多。

  6000只鸡每天至少产生1200斤鸡粪,这么大的粪池子不到一个月就满了。鸡粪流出来,不仅臭味弥漫,还可能烧死地里的庄稼。经常有人上门找茬,陈欣烦不胜烦。

  2008年3月的一天,他打听到50公里外的一家水库在收鸡粪,他立马拉了一车过去,没想到发现了一个更赚钱的生意。

  陈欣:卖到180块钱一个立方,那一车十个立方,就能卖到1800块钱。鸡粪里面好像淘到金子那种的感觉。这个是不是发财了?

  养6000只鸡一天赚不了多少钱,还老得给别人赔不是,可这一车鸡粪就能卖1800,陈欣觉得自己发财的机会来了。

  他马上考察了一番。当时浠水县有四千多万只鸡,画面中的这些蓝屋顶全都是鸡舍,可没有一家专门处理鸡粪的场子,几乎所有养殖户都在为鸡粪发愁。

  养殖户:每天就这个头大了。

  养殖户:他们说这个拉,那个说那个拉,都没拉。

  养殖户:这里95%都是这种情况。

 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环保局副局长陈锦洲:最高峰的一百多万吨。

  记者:能有多少处理不了的?

 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环保局副局长陈锦洲:一半左右吧。

  鸡粪处理起来又累又臭,养殖户一般都把它堆在田间地头。人们忙着养鸡,谁都没把鸡粪当赚钱的事。

  陈欣跑遍了黄冈市周边的水库,发现其实水库都需要鸡粪来提高藻类数量。他回去立马跟养殖户签订了免费清理鸡粪的合同,又买了五辆抽粪车,不停歇地往水库跑。曾经的都市白领掏起了鸡粪,这让熟悉他的人都很难接受。

  同学:我们基本上能不坐就不坐他车子,自己打车的都有。

  母亲潘沼元:他的儿子说,爸爸,好臭好臭。

  记者:您觉得臭吗?

  母亲潘沼元:臭啊,那是真的臭不可闻,连口里都这样的气味。

  陈欣:开始一个星期之内需要适应了,你把这个星期熬过去之后,你感觉自己适应了,差不多没问题了,不做的话会觉得财富从身边溜走。

  倒鸡粪既赚钱还能改善一部分污染,陈欣很有成就感。三个月他赚了十几万。而不久之后,别人的一句话,又让他开始了一个新的财富计划。

  2009年3月的一天,水库的王老板跟陈欣说了这样一句话——

  王老板:如果做成干的,价格我能给你提高五倍。

  陈欣:不就是把它搞干吗,八九百块钱一吨,那还是可以,这是不是一个商机?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其实很兴奋,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客户这么跟我说。

  鸡粪变干,一吨就能卖到八九百,而且生意的范围显然更大。陈欣要抢占这个先机。他卖掉鸡厂,凑够200万,引进了烘干设备。但鸡粪变干,真的一吨就能赚到八九百吗?

  这套烘干设备是陈欣去河北考察之后买回来的,造价150万元。考察时候,陈欣发现北方鸡粪干燥,可浠水县这里的鸡粪水分很高,能占到九成。于是,陈欣仿照滚筒洗衣机的原理,做出了这台甩粪机,打算和烘干机配套使用。

  陈欣:我们叫滚筒鸡粪甩干机,自己起的名字。下面都是哗哗鸡粪那种水在流,物料就从这一直往出出,当时出这个物料之后,我们就感觉这个东西还可以啊,黄澄澄的,像玉米粒什么的,都在上面,金黄金黄的。当时我小舅子说,这个东西好,这可以当饲料用了。

  员工刘建国:原来这个粪比泥还稀,基本上是水汤汤的,甩了以后,我们可以拿到手上,就成了这样子了。

  甩干过的鸡粪,水分能控制在30%以下,跟北方的差不多。陈欣把鸡粪放在这个烘干机里,加足了火力。他认为,烘得越干,效果就会越好。

  可2009年7月,水库的王老板说什么都要退货。陈欣的干鸡粪捅了大篓子。

  王老板:跟这个糠头几乎差不多,那个可能还要糟糕,放下去以后全部浮在水面上,漂得到处都是,整个湖面全部。烧糊了像那糊炭一样,黑的。

  当时,这个大水面上全都是陈欣的干鸡粪,两天了都不沉底,更别提肥效了,王老板气得够呛。

  王老板: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水上漂。我们拿来干什么?一点用处没有。

  陈欣:人家还说你这个水货,叫我陈大水。

  这个外号让陈欣下不来台,然而更丢脸的事情还在后面。2010年春节前,陈欣特意调低温度,又烘干了60吨鸡粪,可开春装货的时候,工人们卯着劲抬这一百斤的麻袋,手里却一空。

  员工汤绍林:一拎怎么这么轻啊?原来是有一百斤的,现在怎么只有几十斤?

  陈欣:因为没有经过发酵这一道工序的话,把包装装在里面之后,它自己会发热,它自己在里面发酵,然而就会变成这种状态。当时都这么轻,跟塑料泡沫一样。对,就是泡沫那种感觉。

  30吨干鸡粪变质,客户掉头就走,陈欣又损失了十几万,他这才意识到,想在干鸡粪上赚钱,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此时烘干时散发的臭气,正让村民们忍无可忍。

  竹瓦镇王岗村村民秦刚:像臭豆腐那么臭。

  竹瓦镇王岗村村民欧秀瑛:那个烘干机的时候,火烤的时候,空气蛮怎么吹蛮怎么臭。

  竹瓦镇王岗村村民王卫东:吹得东边,东边有意见;吹得西边,西边有意见。一种腥臭味,让人闻着恶心。

  竹瓦镇王岗村村民王德来:没有道德,只顾得自己赚钱,有人跟村里头说,有人跟上头反映。

  村民们上门指着鼻子骂,让陈欣搬家,环保部门也对他提出警告。本来想开辟一条既赚钱又治理污染的生财之道,现在却变得里外不是,难道这条路他走错了?可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将近200万的本钱已经全部赔光。

  母亲潘沼元:不是说倾家荡产,陈欣这一辈子也翻不了身,这是我们做家长担心的事。你赶紧想个其它的事情做。他说,我坚决不。

  陈欣:好像已经看到了这个门,已经找到这个东西的门路了,现在放弃很可惜,之前已经该做的工作做了,慢慢现在已经看到了希望,只要咬咬牙就过去了,为什么要半途去跌倒呢?

  陈欣执意要继续,母亲天天跟他念叨,老婆也一气之下回了娘家,直到今天都没有回来。陈欣把自己关在这个房间里,一个月没有见人,他彻夜失眠,对家庭内疚,对自我怀疑,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。

  2010年春节,朋友们怕陈欣出事,硬拉着他去唱歌。陈欣点了一首《从头再来》,哭得泪流满面。一会儿,他站起来又唱了第二遍,这一次,不是唱,而是吼。

  陈欣:因为当时几近于崩溃,如果再这么崩溃下去,我觉得自己精神上会垮。当时,这个歌一唱就觉得,唉,什么东西都能放得下。提气,确实很提气。不管你遇到的挫折有多大,多害怕它,重新再来,重新认识这个东西,从科学的角度去看待它,去研究这个东西,虽然是一个小小的鸡粪。

  2010年春节过后,一个消息让王岗村一片哗然,有两位博士居然跟着陈欣一起捣鼓起了鸡粪。人们纳闷,这破厂咋还请来了博士呢?

  村民:有人说那个博士没本事,找不着工作才来的。

  谁都想不到,正是这件事让陈欣一下子翻了身,他做成的干鸡粪不仅一吨能卖八九百,而且最高能卖到2800元,他的企业很快就成为全市的典型。

  原来,面对挫折,陈欣从未想过放弃,他知道国家一直都鼓励有机肥的使用,特别是用鸡粪做的有机肥,用处广泛,光武汉周边就有数万亩蔬菜瓜果大棚,还有上百座的水库。只要能降低鸡粪有机肥的生产成本,那财富将会不可估量。

  陈欣打听到华中农业大学有一个农业微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,正好有一个鸡粪转化有机肥的课题,他跑了好几趟,找到了两位博士帮忙。

  陈欣带着博士们参观这些设备,这是他两年的成果。可博士的反应让他哭都来不及。

  陈欣:套用周星驰电影里的一句话,球不是这么踢的。我都晕了,我说,这怎么玩啊?

  陈萱: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么做的话,有营养的物质也都流失了,而且他的除水设备非常好,以至于他做出来的产品养分非常低。

  陈欣:他说,你做的都是垃圾。觉得自己挺傻的,挺愚昧的,连这个性质都不知道,然后去做这个东西呢。

  博士们采用的方法让陈欣大开眼界。他们在鸡粪里加入微生物菌剂,利用微生物自身散发的热量发酵,不用借助任何设备就可以制成有机肥。陈欣天天跟在博士后面学习,没事就往鸡粪堆里扎,甚至还把鸡粪的味道分出了种类。听陈欣一说,记者也好奇,想闻闻试试。

  记者:其实它不是鸡屎的那种味,它是那种特别酸,像泥土腐烂的那种味。

  陈欣:它就是在发酵的过程中产生的这种酸味,泥土那种味是它里面的有机质在腐败的过程中,就是很接近泥土的那种味道。

  记者:但还是觉得挺恶心的。你们就天天闻这个啊?

  陈欣:天天闻不觉得恶心。我觉得,经验有时候是很重要的。我们拿仪器测,就必须要自己拿手抓,拿鼻子闻,这样的话能有一个好的判断。

  记者:那你们现在管这种味叫什么味?

  陈欣:这两个博士现在分得很清楚,他们说,初期的时候是酱香型,后期的时候叫浓香型,到了最后没有味道的时候就成功了,就OK了。

  现在画面中的雾气其实就是微生物发酵时在散发热量,通过这种方法能让温度控制在50度左右,这是发酵的最佳温度。最多五天,鸡粪的臭味就会全部消除,还能让营养充分保留。办法听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需要非常严谨,这又让陈欣闹了笑话。

  2010年3月,闫博士让陈欣给他准备一个电子天平,陈欣找了一圈也没有,于是他搬出了厂里唯一的一个秤。

  陈欣:磅秤啊,就这,这是我们称产品的,一百斤一百斤的。

  陈欣觉得这个秤挺好使,不仅如此,他提供的一些进出货的数据,也让博士们目瞪口呆。

  闫华:比如说,你今天回货回多少吨,这个其实应该得到一个很准确的数据。但是他说,今天回了两车。然后我一看他们的车,他们车一个是10吨的车,一个是5吨的车。

  陈萱:一般0.2吨都忽略掉了,200公斤都忽略了,所以他两斤的东西直接忽略了。

  陈欣:以前他们说,你这是估厂,什么都是估计,然后计量的话按车计。

  记者:那他们按什么算啊?

  陈欣:他们现在都按微克。

  做干鸡粪真的那么神秘吗?这到处都是鸡粪,犯得着用微克计算吗?

  记者:你们觉得精确的数字对你们很重要吗?

  闫华:它的重要性就在于这个行业里面我能做到的成本是多少,然后跟同行比我的优势在哪里。

  陈萱:决定了我们这个事情做起来有没有竞争力。如果是我们的成本跟别人相差无几的话,那就没有竞争力。

  这件事情给陈欣很大震动,他明白这样做一切是为了找到一个降低成本的方法。几百次试验之后,惊喜的结果出现了。2011年夏天,一个数据的出现让三个人都不敢相信。

  闫华:我就看着陈欣,陈欣就看着我,当时脑袋有点懵了。

  陈欣:我就一直说,肯定是算错了,因为我觉得是不可能的。我说,确定一下,确定一下。这个东西很重要,那对我们来说比生命还重要呢,因为这是我们的一个根本。

  反复验证,最终的试验结果显示,他们用新的发酵方法做干鸡粪的成本是业内平均成本的一半。这种模式让农业部专家都十分惊喜。

  农业部微生物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(武汉)常务副主任梁运祥:肯定是一个创新。我觉得这个点子很好。辅料的使用上面有一些新的办法,使得他的这个成本可以大幅下降,所以经济上已经可行了,这个技术当然实用价值很大。

  陈欣:反正我是最高兴的。

  闫华:有希望翻身了,心情马上就像花儿开了一样,特别高兴。

  陈萱:这么半年时间的接触,觉得陈欣这个人挺有恒心的,而且在处理事情上非常有能力,所以觉得和他的合作是长期的。

  博士们决定给陈欣入股。现在这项技术还处于保密阶段。2011年,他们投资了200万开始生产,成了黄冈市第一个把鸡粪生产成有机肥的企业,最好的有机肥每吨能卖到2800元。

  2012年,陈欣的销售额达到了600万元。就在记者去采访的时候,陈欣的新厂房马上就要投入使用,将为当地更多的鸡粪找到出路。

  陈欣:我们现在整个县里面大概有2000万只鸡,然后每天产生的鸡粪大概在2400吨。每天2400吨,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处理量只能达到它的一个零头。整个浠水的话,我们预计是建到三个吧。

 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环保局副局长陈锦洲:陈欣这一家有机肥厂他是我们全县生物制剂第一家公司,在我们全县来讲,对处理鸡粪污染、变废为宝,起了一个带头的示范的作用。

  

  

  
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相关记录
关于网站 | 网站声明 | 会员服务 | 江苏句容 | 句容旅游  苏ICP备13045593号
©农民特产信息网 版权所有 (Email:tcw@jrtcw.com) 农民特产信息网 客服电话:0511-87288568 |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镜像 (解释权归网站所有)